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盤點那些倒閉的PCB企業,或許是這么死的……

2019/3/1 12:27:17      點擊:

當我們關注中國制造2025”等宏大戰略的時候,往往容易忽視每一個企業面臨的實際困境。面對制造業日子不好過的現實問題,制造業企業紛紛尋求轉型升級,卻面臨著高概率的失敗可能。


某機構調研了1135家制造業企業,涵蓋汽車制造、裝備制造、生物醫藥、基礎材料、食品飲料、服裝制造、圖書印刷等各種領域。通過調研,他發現了這些制造企業,是如何在轉型升級中把自己玩死的。

1、巨嬰病

在調研的1000多家制造企業里,70%都感覺四面楚歌,渠道、店鋪全軍覆沒,人力、材料成本日日攀升,靠傳統方式難解困境,放眼一望四面八方都是互聯網。

于是,這些企業紛紛開始轉型,做吸塵器的改作機器人,做農機的改做無人機,做衣服的改做定制互聯網平臺,熙熙攘攘皆為貼上互聯網。

很多人以為傳統企業不懂互聯網,但其實說起工業4.0、CPS、C2M、互聯網+、智慧工廠這些新詞,這些去過大大小小培訓班的企業老總比誰都明白。但轉進車間一看,亂七八糟一塌糊涂,連20年前的基本精益生產都沒有。

所以,傳統制造企業的困境與其說是因為外部環境的挑戰,還不如說是自己內部作死。他們通過一次次美好而成功的戰術,讓自己最終陷入了戰略困境之網,越掙扎網子勒得越緊。

傳統制造企業總是在兩個極端上來回擺動,當聽了某位大師的互聯網思維講座,一拍腦袋可以豪擲千金;而這些跨越式發展的企業,一旦遇到挫折又立刻縮回來,變得比任何人都保守,高呼實業難做,企圖讓政府出手相救。

如果說愛國主義是惡棍最后的避難所,那么堅守實業就是爛企業最后的護身符。兔哥見過一家企業根本沒有技術可言、車間管理一塌糊涂的企業,帖上個堅守實業的標簽,就把自己當成了國家民族的救星,站上了道德制高點。

中國的很多制造企業就像一個巨嬰,不是大笑就是大哭,要么激進要么蜷縮,總不能根據自己的現狀制定一個行之有效的戰略。如今上至政府、下至企業,人人都在談轉型升級,但真正能夠轉型升級的少之又少。大多數都是高舉紅旗,原地踏步,要么根本不動,要么項目夭折,要么深陷泥潭不能自拔。

2、文盲病

去年走訪一家做輪胎設備的企業,對方講了一堆轉型升級的經驗——先是互聯網+”的理念,然后是賈躍亭跨界顛覆生態化反理論,最后告訴我準備進軍醫療行業,跟日本合作做一家帶有互聯網思維的醫院。

回來后我買了本新華字典送給他,扉頁上寫了轉型兩字。今年對方投了重金的醫院沒搞起來,再見面說起這事來,我告訴他當時送你字典,就是想讓你自己查查那個詞——“轉型不是轉行。

一個企業冒然轉到全新的行業,既沒有行業經驗,又沒有客戶基礎和管理團隊,失敗是大概率事件。轉行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長,轉型是在自己熟悉的行業和領域內,跳出原來的框架去思考,從而改變現狀、求得生路。只有在一個行業內專注地去經營,長期地去耕耘和積累,才能發現那個行業中的痛點問題是什么,才能夠找到有效的解決方法。

比如谷歌做無人汽車,中國互聯網公司也紛紛效仿。但無人駕駛技術本就是谷歌長項,它并沒有跨界,而是把圖象處理這一積累多年的核心技術延伸到自動駕駛上。

谷歌的無人汽車不是一輛汽車,而是一部強大的數據處理器,通過聲光電各種傳感器識別周圍環境,把傳感器獲得的信號輸入到中央處理器,從而判斷周圍車輛的數量、速度和碰撞概率。谷歌自動駕駛的核心是強大的數據和圖像處理器,而這原本就是谷歌的核心技術。

德魯克說過:創新未必需要高科技,創新在傳統行業中照樣可以進行。美國的創新型企業有3/4來自傳統行業,只有1/4是來自科技行業。

轉型和創新都需要專注執著的笨人,專注在自己的行業,要像華為那樣專注,幾十年來如一日做通信設備,不炒股、不賣樓、不做金融、不上市。傳統制造企業沒必要妄自菲薄,覺得自己所在這個行業沒什么前途,一定要跨界到云里霧里的高科技行業去。

并不是所有人都非要去搞什么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,你是炸油條的,就把油條炸好,炸成全世界最好的油條。如果遇到瓶頸要轉型,可以跳出原有路邊炸油條的框架,看看能不能標準化,做成寫字樓外賣、配上特制豆漿,或者聯合附近的油條攤、煎餅攤整個小吃一條街,這才是真正在轉型。

轉型的關鍵在于價值創新,為整個產業鏈賦予新的價值。沒有價值創新,轉型只能淪為轉行。

3、模式病

這幾年互聯網行業急速發展,像一個幽靈一樣籠罩在中國經濟的上空,給制造企業帶來了一些不好的影響,就是迷信模式創新。

今天的傳統制造企業熱衷于各種各樣的模式,線下代理商不行了改做電商、微商、直播、社群營銷,C2C、C2B、C2M、O2O、OAO令人眼花繚亂。但無論建了多少平臺,自己的品牌與產品依舊不值錢。

其實無論什么模式,最終能讓我們記住的,還是好的品牌和產品。無論模式如何變遷,渠道如何改變,品牌都能平移、跨越這些障礙。而品牌的背后,歸根到底還是你的產品,能不能給客戶和消費者以信任感。

比如一家德資企業——羅森伯格,一個典型的德國隱形冠軍。它是個規模不大的小企業,這家亞太工廠就生產一種產品:汽車用的連接器。

老實說這東西并沒有有多高的技術含量,如果在國內,這不過就是個亂糟糟的五金加工廠,而這個德資企業,生產管理體系、人才培養體系、質量控制體系之完善,讓人嘆為觀止。車間的電鍍環節一般污染比較重,但是這家工廠居然沒有一絲異味,連電鍍泥都要拉回德國二次提煉。工廠負責人自豪地說,建廠十幾年,沒有污染過中國一寸土。

它的邏輯和模式是什么?看起來是個門檻不高的行業,但事實上這家企業被替換的可能性極低。在如今車市不景氣的情況下,還能維持每年30%-40%的增長,靠的不是高科技、新模式,而是把小東西做到極致,讓你換無可換,這就是德國隱形冠軍的模式。

中國制造企業不要迷戀各種模式,在賣貨的道路上一往無前的狂奔,歸根到底,我們賣的還是產品。

4、牛人病與老板病

如今許多制造企業面臨困境時,想到的解決方法就是找牛人,挖大神。但過程往往是這樣:蜜月期打得火熱,時間一過發現沒有效果,于是反攻倒算,最終不歡而散。通過一輪又一輪的引進牛人,制造業企業家們終于得出一個結論:這些家伙都是大忽悠、大騙子。

但事實上,當你迷信這些牛人大神能解決所有問題的時候,這種結局就已經注定了。

關于牛人如何產生,很多制造業企業家的邏輯是這樣的:一幫牛叉的人,湊到一起,才能做成一件非常牛叉的事。所以我只要把這些牛叉的人挖過來,就一定能把我的問題也解決了。但真相是,在一個特定的歷史環境下,一群普通人組織到一起,通過協作加上點運氣,做成了一件牛叉的事,于是所有的這些普通人都成為了大神。

所以,這些大神是在一個特定的時機、平臺和資源下功成名就的,而你的企業能夠匹配這些資源給他嗎?你是想跟大神一起做一番事業,還是想要榨取他們手中的資源?今天做企業面對困難,并非因為缺少牛人,而是內部組織架構和溝通機制出了問題。當你的體制不行的時候,用一群牛人,還不如用一群慫人。

與牛人病相對的,是老板病——老板親力親為甚至獨斷專行,除了老板一個人拼死拼活的干活,其他人都是旁觀者。

在很多傳統制造企業里,內部會議成為老板個人成功經驗的交流會,傳授成功致富秘笈的函授班。這就是企業家們對過往成功經驗深度迷信的結果。不可否認,傳統企業家大都是依靠個人的聰明才智和人脈關系逐漸壯大起來的,但悲劇在于,這種成功對于企業家的束縛,已成為企業轉型升級最大的障礙。

他們相信萬變不離其宗,所以他們既看不到變化,也不愿意變化。更可怕的是,這種成功的老板在企業內部培養出一個依賴于這種成功的生態系統,和作為既得利益者的元老團隊。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質疑這種成功經驗,這股強大的保守力量足以扼殺任何外來的新鮮血液。

所以,對于傳統制造業企業家,尤其是曾經很成功的企業家,轉型升級的第一步,就是要學會破除自己的權威。這個過程很痛苦很艱難,但只有突破過往成功的束縛,才能迎來更大的成功。

這幾年走訪了這么多家制造企業,感慨良多。制造業轉型升級中的百態,糊里糊涂者有之,朝令夕改者有之,怨天尤人者有之,在死亡邊緣掙扎著更有之。但也不乏有趣的亮點企業——車間里播放流行音樂的時尚工廠,樓道里一塵不染的精益工廠,科研能力卓越的技術工廠,智能化水平極高的未來工廠……

這就是一個時代的真實寫照,也是我經常會說的一句話——“只有產業的新陳代謝,沒有帝國的夕陽。

日本18片 波多野结衣Av迅雷磁力 一级a做片性视频无码鲁鲁网 XXXX中国在线观看免费 日本www视频男人的天堂 00后视频在线 18青娱网站视频在线播放 国产娇妻素人视频在线观看 se色网站